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游戲規則》曝“潛規則”:上座率70%仍賠錢

高希希執導影片票房過億,高上座率引爭議,新京報獨家采訪導演及相關片方,談影片票房及宣發內幕

原標題:《游戲規則》曝潛規則,上座率70%仍賠錢

電影《游戲規則》由高希希執導,主演陣容包括何潤東、黃子韜、古力娜扎、王學圻和秋瓷炫,講述的是“新上海灘”(影片原名)的故事。導演高希希對本片寄予厚望,不僅將本片檔期定在大年初一,更聯合中國致公出版社出版發行同名小說——這也是高希希首部長篇小說。

由于春節檔強片云集,《游戲規則》最終還是選擇了避開春節檔的廝殺,推至2月10日情人節檔,與《極限特工:終極回歸》《愛樂之城》《決戰食神》等片同檔競爭。影片上映32天后,加上點映的票房和服務費,本片總票房邁過1億大關。但這期間卻有不少反市場規律的現象發生。首先該片上座率非常驚人(且持久),雖然豆瓣評分只有4.5,影院排片從未超過20000場,上座率卻由最初的9.6%一路飆升過了50%。

截至發稿前(3月14日晚6時),在貓眼專業版上顯示,已上映33天的《游戲規則》單日票房依然排在第十位(27.5萬),上座率達到67.8%,上座率超過前9名之和,同期上映(也上映33天)、票房已超11億的進口片《極限特工:終極回歸》的上座率只有5.6%。

在記者的采訪調查中,發現大部分影院都不看好本片的票房潛力,全國排片只有幾十場的情況下,依然有公司在三四線城市不斷包場。而與此同時,影片主演之一黃子韜的大量粉絲卻因買不到票而在網上吐槽。

這樣神奇的上座率如何誕生,國產電影這樣“堅挺”的票房素質如何造就?新京報記者就這些問題采訪了本片導演高希希、本片“前”宣傳公司員工、部分郵政系統的員工和主演黃子韜的粉絲,以及電影市場專家蔣勇等。高希希對本片的宣發結構不太滿意,而兩家曾經參與本片宣傳的工作人員均表示不太了解整體情況,郵政系統員工抱怨單位攤派任務,黃子韜的粉絲又苦于排片低買不到票。專家相信本片票房有注水的可能,但目前仍沒有責任方來監管此事。

1 神奇上座率是因為口碑發酵?

《游戲規則》2月10日上映以來,排片一直不太理想,即使是首映當日,其場次占比也不過5.2%,共14523場,同天上映的《決戰食神》首日場次占比18.7%,共52331場,進口大片《極限特工:終極回歸》首日場次占比30.4%,共84917場。

與低調的排片相比,《游戲規則》的另一項數據更引人注目——“上座率”——這同樣是一項反映“觀眾緣”的數據。正是靠著一路高升的上座率,這部電影固守著自己在每日票房榜前十中的一席之地。記者整理了同天上映的三部影片:《游戲規則》、《決戰食神》和《極限特工:終極回歸》的上座率,可以看出無論是橫掃情人檔的進口大片,還是明星陣容與話題度更高的國產影片,都遠遠不及《游戲規則》受觀眾歡迎。

從下圖中我們可以看到,雖然因為工作日和周末的日期分布,三部影片均呈現出不同程度的起伏,但《決戰食神》和《極限特工:終極回歸》的上座率是穩中遞減,唯獨《游戲規則》一反常規,逐步遞增,且從上映第23天(3月4日)開始,上座率突然飆升至50%以上。這時候另外兩部影片的上座率已經低于10%了,而《游戲規則》還在一路高歌猛進于上映第32天(3月13日)達到64%。

【導演回應】

記者于3月14日下午一點撥通了本片導演高希希的電話,當被問到上座率奇高一事時,高希希說:“各路口碑現在給我的反饋好像很不錯,其他的事情由于我現在還在國外,還沒有完全考慮過。”他認為影片上座率持續走高,是因為上映后口碑好,觀看的人數自然上升。

“有觀眾才有排片。”電影市場研究者蔣勇老師解釋道,“排片、觀眾和票房,一般都是成正比的。”也就是說,如果一部影片上座率高,自然影院會增多排片,結果票房數字變大。如《西游記之大圣歸來》,上映前期也是不受影院排片經理的青睞,但經過口碑的發酵,其排片也有所回升,且每日場次一直穩定在10000至20000場之間,上座率更是一度達到了59.2%——但這個數據是在其上映第九天發生的,其后雖逢周末,但也還是處于緩慢遞減的狀態中。

反觀上座率逆勢爬升的《游戲規則》,在票房平穩上升的同時,其排片卻毫無起色。上映第5天至第14天,其場次始終在5000場上下徘徊,從第15天開始跌下2000場,從第20天進入“排片量三位數”俱樂部。

2 《游戲規則》的觀眾喜歡坐在角落?

記者查看了《游戲規則》具體影院的排片和上座率。發現北京嘉華國際影城(活力東方店)從3月8日至13日每天放映三場《游戲規則》,支撐著本片在北京地區近一半的上座率。3月8日早上10:24記者進入貓眼APP的選座頁面,當天放映的三場《游戲規則》第一排和最后一排的座位均被選走;3月9日早上8:13記者再次進入貓眼APP的選座頁面,這時當天放映的三場《游戲規則》第一排和最后一排的角落座位均被選走;3月11日下午15:35,記者再次進行上述操作,此時不僅當天,連次日放映的三場《游戲規則》最角落位置也基本被選走。

記者購買了北京嘉華國際影城(活力東方店)3月9日17:50的這場《游戲規則》。購票時全場被選走的座位(包括記者本人的)共38個,開場前15分鐘記者再次進入選座界面,此時已有48個座位被選走。開演前場內觀眾包括記者在內共6位,放映后陸陸續續又進來了一些觀眾,最終達到14位,直至放映結束。值得注意的是,這14位觀眾沒有一位坐在選座圖上顯示的角落位置。離場時記者采訪了兩位觀眾,她們稱自己是單位發的票,但不愿意透露是哪家單位。

帶著這些疑問,記者于3月11日下午16:04撥通了北京嘉華國際影城(活力東方店)的服務熱線,工作人員再三強調這些角落的位置都是“正常售出”。

【片方回應】

記者就此事采訪了影片出品方之一星億東方公司的總裁齊文君,他表示關于嘉華影城的角落座位情況“確實不太了解。”

3 非一線城市靠誰滿座?

北京不是《游戲規則》的票房主戰場,上映20天之后,該片在一二線城市的排片就已經無限趨近于零了。蔣勇向記者解釋,對于體量較小的國產片,三四線城市的票房表現不一定好于一二線城市,但是對于《游戲規則》這樣的“通俗片”,一般是因為“三四線城市監管漏洞多”。當記者搜集數據的時候,確實發現三四線城市的場次占比頗為好看,上座率更是驚人。僅3月13日這一天,上座率除了北京是32.5%,其余仍有排片的地方城市均超過60%,上座率超過80%的更有四座城市,包括陽泉、朔州、大同和上饒。

記者于3月12日早上10:11撥通了陽泉市西城影院的服務熱線,詢問當日放映的《游戲規則》為何全部滿座,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些都是“郵政包場”。隨后記者又撥通了太原市龍城影業銅鑼灣國際影城的服務熱線,工作人員同樣指出其影院的滿座場次均為“郵政包場”。

【導演回應】

記者通過電話詢問高希希是否了解這些“郵政包場”,導演解釋說:“這個我都還不是特別清楚,因為這些就是交給發行方去做處理,我就是個制作方啦。拍完之后就是發行方去完成。具體的我都沒管,因為接了一個合拍片,制作完成之后還要到休斯敦參加電影節。基本上年前年后都在來回跑這個事。”

4 包場為何撐起票房半邊天?

去年曾有消息傳出,高希希導演與郵政系統合作,中國郵政集團公司四川省分公司與北京星億東方文化科技服務有限公司在成都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這意味著中國的票務渠道,不再是電影院線、互聯網購票平臺的天下,這將是中國電影票務渠道史上的一次裂變,將重新定義電影票務合作的游戲規則。

記者在對郵政員工采訪中發現,原來對所謂“郵政包場”“我們郵政員工已經習慣了。根本看不過來,大多都給家里親戚朋友了。”

大部分郵政員工無法自己消化的電影票,都被放到了咸魚(網絡二手市場)上,售價從12元到60元不等,有些已經過期。

【導演回應】

對于本片與郵政的合作,高希希導演坦言:“有過合作,這個我是知道一點,但其他具體細節……因為我沒有過問,我就是一個制作方。”

而對于與郵政系統的進一步合作,高希希解釋稱:“協議簽署的主要就是文化大產業方面的合作。還有因為我們想合作一些大的電影和項目,是一個《百年郵政》的電視劇項目,主要是簽署這個。票務方面就是小的合同,我不太管。主要就是《百年郵政》這部三十五集的電視劇由我們來制作,然后還有一部電影由我們來創作完成。戰略合作主要是這個角度,(電視劇)基本上大綱都完成了。”

5 黃子韜粉絲想看卻買不到票?

另一方面,黃子韜的粉絲想為偶像主演的電影貢獻票房卻又求不到排片。一位“小海浪”(黃子韜的粉絲)坦言:“有粉絲組織(上咸魚)收票(兌換券),然后去兌換。”但是這個兌換流程不同尋常,“他們每個省各有一個公眾號,有些兌換券是限地區的,有些是全國通用。全國通用的比較少。”為了給《游戲規則》刷票房,粉絲們還自發編寫兌票指南,方便其他粉絲使用。

但比起兌票的麻煩,“小海浪”更不滿意“最高也就5%左右”的排片:“向影院反映過,但是效果不好。”為了守住這些原本就不多的排片,粉絲們費盡心思,“盯著影院排片出來過后 馬上買一到兩張票,防止電影院把那一場取消。因為有些電影院排上了過后沒人買,第二天就會取消那一場,但如果粉絲去買一張兩張,就可以阻止這種事——這是‘鎖場’。”

雖然成本驚人,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這位粉絲向記者表達了自己的無奈:“我們這個宣發方搶排片和做宣傳都比較弱,粉絲的力量還沒強到能蓋過他們。”

【導演回應】

記者就此事詢問高希希導演,他表示:“我只能遺憾,評論這個事情也沒有用,也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上座率比較高。這次發行結構可能確實沒有做得很理想,導致這樣那樣的問題。”

6 宣傳結構有什么問題?

對粉絲的采訪中,他們普遍反映影片宣發非常不給力。《游戲規則》合作的專業宣傳公司在上映前就早早解了約。

記者采訪了本片之前的宣傳公司碩果傳媒和舉行發布會的北京迪思公關,兩家公司的工作人員對本片都不愿多談。碩果傳媒的工作人員證實在影片上映之前“就接到公司通知不再做這個項目了”,而北京迪思公關此前從未涉足過電影宣傳,此次只負責“發布會還有后期的一些媒體發稿,其他的都沒有了”。

【導演回應】

導演高希希再三強調他只負責本片的制作,宣傳和發行他都沒有過問,“我真搞不太清楚,我們公司沒有營銷這個部門,都是外包的。我們就是制作,連發行團隊都沒有。我一直在外地合作拍片,在海南合作拍片,也沒有過問這個事情。我也搞不太懂,這個票房什么概念我都不太懂。”

7 未映已出七億票房?

早在今年1月《游戲規則》的新聞發布會上,導演兼出品人高希希就曾現場喊出8億的票房預期。后有某公眾號1月23日的數據分析,“其實影片在還未上映就已經將票房‘包出去’近7億。該片與票務網站5000萬人民幣對賭2億票房,企業斥資9320萬人民幣,購入1億3620萬票房。院線直接3000萬票補,購入1億6000萬票房。再加上品牌分銷,可獲得2億票房以上,看來高希希導演8億票房之說早已胸有成竹。”不過這篇文章現在已經被刪除,記者也是通過百度快照找到原文。票務平臺工作人員因為覺得過于敏感而拒絕接受采訪,所以這些數字也無法得到證實。倒是高希希導演本人曾在去年末的一場發布會上向記者擲下豪言:“到目前為止我們根據排片和大數據的結構,票房有可能達到10億元這個數字,……只要‘妖怪’不出來,目標容易實現。”

【導演回應】

高希希當時將“妖怪”解讀為“突如其來的一些優秀電影作品,突如其來的黑馬”。后來《游戲規則》調檔躲開《西游伏妖篇》和《乘風破浪》等賀歲片,只得遭遇《極限特工》和《愛樂之城》等“優秀電影作品”和《決戰食神》、《上海王》等“黑馬”。

記者問高希希導演對本片的票房表現怎么看,他回答說:“我是不特別滿意,比預期要差很遠啊。現在因為海外發行挺好的,大陸可能是要差一點。宣發結構做得不太好,這一塊我就沒管,拍完了就拍完了。”

8 7家出品方全是自己人?

在《游戲規則》的多家出品方中,記者發現8家出品公司有7家是“關系戶”:主導本片制作的北京希世紀影視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前身是高希希導演工作室,聯合出品的北京星億東方文化科技服務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為導演高希希,聯合出品的霍爾果斯恒興影視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是高希希2015年在免稅區成立的公司,深圳科華資本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柯華群是星億東方高管,北京熙祥嘉華影視文化投資中心(有限合伙)是星億東方的股東之一,北京天浩盛世娛樂文化有限公司的高管則是黃子韜父親黃忠東,廣東浙銀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也投資了高希希上一部電影《露水紅顏》。而西藏興仁投資有限公司記者未能找到與本片的聯系。

【導演回應】

高希希導演稱:“這些公司跟我是有一些聯系,但都是制作結構,都沒有發行權。黃子韜的爸爸只是單向的投資人,最后也撤出了。”

- 片方解讀

●排片和上座率

這次我們是一個跨界合作,跟郵政集團總公司有一個大的合作,合作有幾個方面:包括宣傳郵路的一些電影,或者電視劇。因為之前《那山,那人,那狗》在國際上獲了一些獎,但在國內影響力不是很夠。所以我們公司跟郵政合作了一些主題的片子。

我們跟郵政是一個跨界票務合作,郵政是全牌照的。因為我們是一個新的公司,市場上不是很成熟就上了,排片率不是很高。

●密鑰

已經延期了,大概到3月19日左右。

●票務合作

貓眼和格瓦拉都有票補,做了一些9.9的票。院線沒有票補。

●宣傳方

碩果團隊比較年輕,不合拍。一開始比較順利,但后來定的營銷和定檔方式都不太合適。我們公司現在的宣傳總監之前跟迪思是長期合作的。

●海外發行

很好,東南亞和南美賣得比較好,他們更喜歡打的片子。高導剛從香港電影節回來,片子賣得不錯。

●票房

兩億到三個億是比較理想的。沒賣到是因為我們沒有準備好,我們整個團隊都比較年輕,我們的排片就一直都不好。這個片子投資是1.2億,包括宣發,所以這次虧得很厲害,我們也睡不著覺。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