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國內 > 正文

網友投訴長沙中山醫院宰客 記者介入調查

網友投訴長沙中山醫院宰客 記者介入調查

本人割了包皮,10月25日到中山醫院消炎。當初醫生說只需要消炎三天便可,我見到中山醫院是百年醫院,醫生說公立。所以我就相信他,在他那里做消炎。可是后來卻引誘說不做消炎,可能引起感染。于是我相信他做了15天消炎,花了7000多元。事后我才從其他醫生處了解到,包皮手術消炎只需幾百元即可。中山醫院嚴重宰客,沒有醫德!!!我要告訴大家!!!

小陳在東方男科醫院的病歷本(小陳供圖)

在中山醫院的病歷本和消費單據(小陳供圖)

長沙中山醫院男科的網頁上有著“公立男科醫院”的宣傳口號(網絡截圖)

“泌尿系統發炎卻被長沙東方男科醫院割掉包皮,在中山醫院進行術后消炎花了7000多元”,近日,廣西網友小陳(化名)在華聲在線“投訴直通車”欄目發帖稱,一個小小的炎癥前后在兩個醫院進行治療,總費用卻達上萬元,為此,他質疑長沙東方男科醫院、中山醫院均存過度治療的情況。

泌尿系統發炎被割包皮 男子質疑東方男科醫院夸大病情

21歲的小陳是湖南某高校的大二學生,10月下旬,他因泌尿系統發炎前往長沙東方男科醫院進行檢查,經過醫生的檢查之后,他被告知“龜頭炎很嚴重,伴隨有前列腺炎,需盡快手術”,于是他接受了醫生的建議,10月24日,東方男科醫院一名朱姓醫生為其做了包皮切割手術。

小陳通過電話告訴記者,當時去東方男科醫院只是做一下檢查,希望醫生能開一些消炎的藥,并沒有接受手術的想法,可在醫院檢查之后,朱醫生再三強調說,“這不僅有外部的原因,還有內在的原因,且問題很嚴重,不做手術不行”,聽到這些,小陳很是無助,覺得自己得了怪病,慌亂之下就接受了醫生的建議。

現在回想起來,小陳十分后悔,覺得東方男科醫院存在過度醫療、夸大病情的情況,他表示,一個輕微的炎癥就被醫生說的很嚴重,最后自己糊里糊涂就做了包皮手術,令人費解。

術后消炎處理花費超7000元 中山醫院或存過度治療

做完手術之后,小陳原本計劃回學校休養,可手術后的炎癥一直影響他的學習生活,考慮到學校到長沙中山醫院有直達車,且中山醫院號稱“百年醫院、國家公立醫院”,第二天,他前往中山醫院做術后消炎處理。

小陳告訴記者,開始中山醫院的醫生告知 “只需進行三天的消炎治療即可”,治療三天之后,每次當他提出能否結束治療時,均遭到醫生的勸說“還存在水腫和炎癥,為了防止發炎感染必須繼續治療”,不得已他在長沙中山醫院接受了15天的消炎處理,消炎的總花費超過了7000元。

“中山醫院‘百年醫院、國家公立男科醫院’的這樣的宣傳口號是不是虛假宣傳”,小陳提出了質疑,他說,在網上查詢相關資料后,得知包皮手術后期消炎只需要幾百元即可,根本不需要這么長時間的消炎處理,而“中山醫院宣稱三天的治療時間”卻變成了15天,且沒有任何的檢查結果,連病歷本上的病情記載都是空白的,醫院肯定存在過度醫療的情況。

東方男科醫院:不存在夸大病情、過度治療的情況

12月23日,記者與小陳同學一起來到長沙東方男科醫院和中山醫院了解情況,東方男科醫院的朱軍醫生介紹說,小陳同學泌尿系統發炎系因為包皮過長引起,須及時對其進行包皮切除手術,病歷本上對其病情都寫的很明確,手術前醫生要求小陳與家人聯系,在征得他家長允許后醫院才進行手術。

就小陳同學提出的泌尿系統輕微發炎是否能進行藥物治療不進行手術呢?朱醫生表示,為了患者的健康,徹底根除其泌尿系統的炎癥,醫院考慮了最為恰當的處置方法,為其進行包皮手術治療,并不存在夸大病情、過度醫療的情況。

長沙東方男科醫院的吳院長接著說,朱醫生的處置方法并不存在任何問題,小陳同學如果對醫院醫生的治療方案或處理方式有意見,可以向長沙市衛生局等權威機構申請司法鑒定。

中山醫院:記者提出采訪涉事醫生遭拒絕

中山醫院醫務科蔣科長介紹說,中山醫院以前是公立醫院,但是現在已經是民營醫院了,對于網上公立醫院的宣傳并不是很清楚,何醫生在治療方案和方法是根據小陳的病情進行醫治。當記者提出對涉事醫生進行采訪時便遭到拒絕,并提出讓小陳同學單獨與主治醫生何登高進行溝通。

隨后,小陳告訴記者,主治醫生何登高對其解釋說,所有的消炎處理都是按照其病情進行治療,并不存在過度醫療的情況,對其病歷本上沒有任何的病情登記也沒有解釋。當記者再次提出向主治醫生何登高采訪時,一名男性院長和蔣科長表示,醫生已經與小陳同學溝通好了,無須記者進行采訪溝通了。(記者 戴仲輝)

來源鏈接:

http://ts.voc.com.cn/note/view/31613.html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