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文化 > 正文

文學作品帶熱景區:長白山不堪重負 莫言舊居受捧

資料圖:南派三叔。圖片來源:武漢晨報資料圖:南派三叔。圖片來源:武漢晨報

中新網北京8月19日電(宋宇晟) “2015,長白山下。青銅門開,靜候靈歸。”風行一時的《盜墓筆記》有這樣一個“十年之約”,日期是2015年8月17日。作者南派三叔曾說,要在這天給《盜墓筆記》一個真正的結局。就因為書中這樣一句話和南派三叔的承諾,《盜墓筆記》的粉絲“稻米”們幾近“瘋狂”,組團赴長白山,導致景區不堪重負。其實,因文學作品走紅的景區并不少見。以下,中新網為您梳理從文學作品中走出的景區。

《盜墓筆記》的長白山:“十年之約”致游客量飆升50%

近幾日,長白山因《盜墓筆記》中的“十年之約”而備受關注。有媒體報道稱,當地景區道路擁堵不堪,即便是南派三叔與當地景區輪番發文警示,也沒能阻止“稻米”們瘋狂的腳步。

報道指出,受《盜墓筆記》的影響,今年暑期長白山游客量飆升50%,大多是《盜墓筆記》死忠粉,其中“90后”占七成。

8月16、17日“稻米”陸續抵達長白山,他們為搶酒店使出渾身解數,周邊的民宿也幾乎爆滿。還有“稻米”從17日清晨就開始登山,靜候書中人物“歸來”。

資料圖: 康熙帝師陳廷敬府邸山西皇城相府景區。 成鵬 攝資料圖: 康熙帝師陳廷敬府邸山西皇城相府景區。 成鵬 攝

《大清相國》的皇城相府:游客創紀錄

和《盜墓筆記》不同,《大清相國》的走紅源于自上而下的推動。

《大清相國》是作家王躍文所著的長篇歷史小說,講述了清代文淵閣大學士兼吏部尚書、《康熙字典》總閱官陳廷敬波瀾壯闊的人生,字里行間洋溢著濟世救民的理想主義情懷。

王躍文認為,除了秉承中國正統儒家文化,為官講究忠義、仁愛、清廉,同時才能卓越之外,在陳廷敬身上還有一種十分可貴的品質——實干而低調。陳廷敬馳騁宦海五十載,他的人生經驗對當代人的從政、做事、為人都有借鑒作用。

隨著《大清相國》風行一時,已有400多年歷史的陳廷敬故居皇城相府,旅游持續升溫,來自京津唐的旅游專列以及豫、陜、魯、皖、湘、浙、蘇、鄂等地的自駕游游客絡繹不絕。2014年清明小長假期間,皇城相府景區游客接待量一舉突破4萬人次,創歷史同期最高紀錄。同年的“五一”小長假期間,更是有27.82萬人次游客游覽此地,同比增長21.7%。

資料圖:金庸。圖片來源:揚子晚報資料圖:金庸。圖片來源:揚子晚報

金庸的桃花島:“只是要借‘金庸’的品牌來發展旅游”

對于景區來說,他們不可避免地會將與之有關的文學作品當做提高知名度的方式。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區的桃花島就把金庸的《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當成了發展旅游產業的跳板。

在金庸筆下,桃花島是楊過、武氏兄弟和郭芙共度童年的地方。黃藥師、周伯通、洪七公、歐陽鋒、江南七怪、楊過、郭靖、黃蓉等一大批主人公都與桃花島有關系。

金庸曾指出,自己到位于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區的桃花島游玩時發現,這個小島三面環海,地里種著大片桃樹,到了春天,這里的桃花盛開,花瓣隨風飄落,景色非常美麗,桃花島也正是因此得名。他一時靈感觸發,而后在《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等書中寫到了桃花島。

金庸的作品讓桃花島廣為人知。小島也干脆根據金庸的描寫將景點設置為“藥師精舍”、“靖哥居”、“蓉兒茶莊”等。

2005年,鑒于金庸對浙江桃花島所作的巨大貢獻,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區的桃花島曾欲耗資近200萬元為金庸立銅像。不過這遭到了金庸的婉拒,他通過秘書轉達:“非常感謝桃花島人民政府對他及其小說的熱情和關愛,但他不贊同對自己做類似的宣傳和標榜,因此‘恕難同意,尚祈見諒’。”

而桃花島鎮政府宣傳委員的姚先生說得似乎更為直白:“金庸在世與否,跟我們關系不大,我們只是要借‘金庸’的品牌來發展旅游。而他自己也說過,只要對桃花島發展旅游有利的,都愿意去做。”

資料圖:莫言在其山東舊居。圖片來源:CFP視覺中國資料圖:莫言在其山東舊居。圖片來源:CFP視覺中國

莫言的高密:舊居菜園被拔光

和金庸不同,莫言的成名則帶動了其家鄉山東高密的旅游產業發展。自2012年莫言成為中國首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他的家鄉山東高密便迎來世界各地游客前來體驗作家童年,感受創作源地魅力。坐落在高密東北鄉的莫言舊居日均保持著兩三百人的參觀量,高密東北鄉紅高粱文化旅游也正在如火如荼發展中。

其實早在2009年,“莫言舊居”就已因他的多部作品和其知名度而成為山東高密的旅游景點。就在同年,莫言文學館也在當地揭幕。

2012年10月,莫言獲諾貝爾文學獎,這也是該獎第一次頒給中國籍的作家。瞬間,原本平靜的高密及莫言作品中的“東北鄉”陷入躁動之中。

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后,前往其山東高密舊居參觀的人絡繹不絕。2013年,莫言文學館館長、莫言文學研究會秘書長毛維杰在接受采訪時說:“以前,莫言文學館少有人來,可用‘門可羅雀’來形容。自從莫言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后,每天都要接待上百人,有的是政要,有的是文學愛好者,更多的則是來自海內外的記者采訪,根本應付不過來。”

過多的參觀者也給莫言故居帶來了一些麻煩。“帶著孩子的家長臨走時要從園子里拔個蘿卜給孩子吃,說是吃了能沾上文氣日后也能得獎。” 莫言的二哥管謨欣說,他可以理解這種心情,就默許參觀者拔蘿卜了。可沒幾天,蘿卜都拔光了,于是種的豆類成了參觀者臨走捎的紀念品。很快,豆類也不見了。

“最后有人臨走就用塑料袋從園子里裝土,說要回家沖水給孩子喝,喝了莫言院子里的土,子女肚子里就滿腹文章,日后必成大器。還有的臨走拿塊石頭、瓦片作紀念,于是西院墻的底基石頭被摳了個洞。”管謨欣說。

隨后,當地政府迫不得已,成立了莫言舊居服務辦公室,防止莫言舊居的磚瓦被破壞。

而對于家鄉的“走紅”,莫言非常冷靜。他曾多次表示,舊居是個文化符號,希望大家更多關注文學作品。他還曾幽默地表示:“小說跟現實是有差距的,如果因為讀了某個作家的書,非要去他的故鄉看一看,可能是一個嚴重的錯誤。”

但莫言的冷靜并沒有讓火爆的高密降溫。2014年有報道稱,高密縣圍繞莫言舊居,計劃投資16.7億元打造莫言舊居鄉村文化體驗區,準備將莫言小說塑造的重要經典場景搬進現實。而隨著莫言獲獎后的各種文獻資料增多,莫言文學館正在選址籌建新館……

(中新網江西新聞轉載)
彩票开奖结果